起运港:
目的港:

香港国际快递-制裁阴云下,伊朗如何振兴船舶工业?

 海运新闻     |      2019-11-08 15:17

  

 

  为了扶持当地海运业和造修船业,近日,伊朗政府计划投资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3.67亿元)建造200艘货船,并规定伊朗船舶必须在伊朗国内维修。

 

  伊朗工业、矿业和贸易部长Reza Rahmani表示,除了进一步推动伊朗海事业发展,这些船舶建造计划还将在伊朗国内创造多达6万个直接就业机会,同时提供10万个间接就业机会。他指出,对于伊朗海事业而言,由伊朗国内专家设计、制造、运输和安装各种海上装备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成就。目前,在伊朗船舶工业公司(Sadra Shipyard),伊朗专家和工程师正在建造1万吨级以上的船舶。

 

  据了解,今年6月,伊朗造船海洋工业公司(ISOICO)成功维修了伊朗国家油船公司(NITC)的1艘32万载重吨超大型油船(VLCC)“Dore”号,这是伊朗航运业有史以来首次在伊朗国内船厂维修VLCC。

 

  

  ISOICO成功维修的“Dore”号

 

  业内人士表示,伊朗是全球主要的原油出口国,原油出口量的波动直接影响了其原油海运能力。4年前,美国对其解除制裁后,油气海运出口量的快速增长,催生了船舶订造需求。例如,2015年伊朗原油海运出口量为120万桶/天,根据伊朗2020年500万桶/天的出口目标,考虑到管道出口等因素,当时有专家预计,2020年伊朗的海运出口量可达200万桶/日以上,新增海运量约100万桶/日。4年后的今天,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并新增了一系列对伊朗制裁措施,致使伊朗石油出口明显下滑,也进一步影响了伊朗海事业的发展以及海外投资方对其的态度。

 

  此次,伊朗公开表示要延续此前升级伊朗庞大船队的计划,意在改变过渡依赖原油出口的产业结构,通过重点发展制造业,增强国家的综合竞争力。但业内人士认为,即便能吸引合适的投资方,通过多元融资手段筹集足够的资金,但要想顺利开展大规模的船舶建造、得到充足的技术积累、培养一批高技术人才等,都需要“足额”的时间沉淀,短期内得不到“速效”。

 

  同时,借助这一波的造势,伊朗成功吸引了全球关注,并利用这一讯息的对外传递,间接向中日韩三国抛出了橄榄枝。

 

  制裁还是解除 、两条发展路径

 

  今年10月,伊朗1艘油船在周边区域被导弹袭击,随后全球油价开始出现剧烈波动,短期内出现连续上涨迹象,伊朗石油供应对全世界油价的影响可见一斑。但影响全球油价更重要的是,美方对伊朗的态度。在制裁和解除制裁两端,伊朗面临着不同的选择和发展轨道。

 

  今年4月,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重申美方去年5月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并恢复对伊朗制裁时设定的“目标”,即把伊朗原油出口量“降为零”,同时披露获得暂时性制裁豁免的8个进口方中3个已经停止购买伊朗原油。再加上中东地区美方其他盟友的协助,伊朗石油出口面临大幅度下滑的尴尬局面。10月,伊朗方面对外宣称,在国内发现一处全新的天然气田,预计可开采19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且石油储量超3.84亿桶,这将给陷入困境的伊朗创造至少400亿美元的收入。10月20日,伊朗半官方媒体塔斯尼姆通讯社援引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的话说,美国的制裁未能遏制伊朗石油工业的发展,伊朗石油工业并未停止发展,新签合同、新启动的项目数都在增加,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工作也仍在继续进行。

 

  据悉,该新天然气田储量可供德黑兰800万人口至少使用15年时间。事实上,最近2年伊朗经济受到较大波及,此次新油气田的发现将对伊朗度过经济难关带来很大帮助。专家分析称,为全面摆脱美方经济制裁的困扰,近来伊朗针对能源开发做出诸多实质性行动。9月中旬,伊朗境内两大石油巨头共同签署一份价值4.4亿美元的开采合同,双方即将联手对波斯湾附近的一处天然油田进行开采。今年1月,伊朗在西南地区发现一处新油田,油井深度超过3700米,同时含有大量轻质原油,目前,伊朗方面正在积极筹划相关开采事宜。可以看出,面对美方的不断打压,伊朗欲通过自食其力的方式摆脱美方制裁,同时,也不得不推迟了曾经想要淘汰大量VLCC的计划。

 

  早在2016年,随着国际社会对伊朗制裁的解除,刺激了总运力高达1410万载重吨的伊朗油船涌入全球贸易市场,这也使伊朗成为了全球各大船级社眼中的“香饽饽”。虽然,很多船级社在2012年伊朗遭受制裁时与其切断了联系,但2016年英国劳氏船级社宣布对伊朗重启服务,并在首都重新开设办事处;法国船级社宣布为伊朗船东再次进入全球市场提供全方位支援;意大利船级社在伊朗市场开始运营,为包括油船在内的伊朗船舶提供安全与环保标准核查服务。

 

  与此同时,2016年,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对伊朗开启了两国自1962年建立外交关系以来的首次访问,并一次性签署66项谅解备忘录,其中包括12亿美元新船订单。

 

  

 

  资料图/Al Jazeera English

 

  伊朗制裁解除之后,韩国造船业迫切希望从伊朗解禁获益。因为伊朗大量VLCC逐渐老旧,新船订单将不断涌现。其中,伊朗国航(IRISL)此前宣布,订造总计60万TEU的集装箱船;NITC也表示,将投资25亿美元订造新船。业内专家指出,到2022年为止,IRISL和NITC预计将投资80亿至125亿美元订船。对此,韩国迫切希望吞下这块“大蛋糕”,为陷入困境的韩国造船业提供生路。最终,通过韩国政府的运作,现代尾浦造船签署16艘新船订单,总价值共计12亿美元;大宇造船海洋获得总价值11.4亿美元的自升式钻井平台订单。

 

  若要看脸行事、合作恐难成行

 

  在中东、北非等地区的20国中,伊朗位居地理要塞,原油储藏量排世界第四,天然气储量排世界第二,且人口超过7900万,拥有购买产品的巨大消费潜力。对于造船、海运等产业亮起红灯的韩国而言,伊朗市场值得守候。

 

  

  资料图/Marine Link

 

  原本在2016年伊朗解除国际制裁之后,IRISL于2016年12月下单订造了4艘14500TEU集装箱船和6艘49000载重吨MR型成品油船,订单总价值超过6亿美元,分别安排在韩国现代重工和现代尾浦造船建造。这也是现代重工自2016年1月伊朗解除经济制裁后从伊朗拿到的第一个造船订单。但在2018年,随着美国再次对中东国家实施制裁,现代重工伊朗新造船项目的前景面临着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今年4月,现代重工原本计划交付为IRISL建造的集装箱船,但截至目前,现代重工尚未能交付1艘新船。现代重工的一名管理人员表示,现代重工只能观望,在美国重启制裁之后,现代重工不可能向伊朗交付船舶。

 

  这并不是现代重工在IRISL的订单上首次出现困难。2008年,现代尾浦造船曾经与IRISL签署合同,建造10艘油船和7艘散货船。由于制裁原因,尽管IRISL已经完成付款,但现代尾浦造船只建造交付了其中1艘船舶。据了解,现代重工已经将剩余16艘新船的船款用于IRISL在2016年12月的订单中。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韩国船企长期面临订单枯竭的现状,因而对伊朗订单抱有较高的期望,希望以此提升销售额,完成年度工作计划。但随着美国的制裁,韩国船企很难与伊朗交易。最糟糕的是,由于美国制裁伊朗,现代重工不得不取消这10艘新船订单,退还已收到的款项,同时还将损失已经投入的造船成本。这对本身已经处于困难中的现代重工,显然是“雪上加霜”。

 

  因此,“伊朗政府宣布的3亿欧元建造200艘货船”的豪言,很可能是伊朗想通过转变产业结构,进一步增强制造业实力的方式,更有效地摆脱制裁后的被动局面,实现强大的自身抗压能力。

 

  这份“橄榄枝”的含金量有多少,现在还很难说,但对于拥有技术实力和向外走意愿的船企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中国船企来说,除了向伊朗主要船东推介油船、液化天然气(LNG)船及自升式钻井平台等装备外,鉴于伊朗方面愈加重视装备本地化建造和油气自主开发能力,船企可以与伊朗相关企业在船舶及海工装备建造方面进行合资合作,新建船厂或帮助伊朗船厂进行设施升级改造,并加强在技术方面对伊朗的支持。

 

  伊朗方面对海工装备的需求也较为迫切,中国国内许多已经建造完成但未能交付的海工装备,能够较大程度上满足伊朗方面对油气开发装备的需求。因此,可以因地制宜,以“转售+优惠”的方式,实现国内船企在建海工装备的变相交付,达到双赢局面。

 

  

  ISOICO船厂俯视图

 

  尽管,伊朗振兴制造业的想法很强烈,但国际环境和地缘政治等外部因素一直强烈干扰着伊朗本国的发展,尤其是大力发展船舶工业,伊朗除了内需给力,需要一个稳定的发展生态,更需要高技术的支撑和强资金的护航。如果单单依靠内需,伊朗难以从高度依赖原油出口的角色中跳脱出来。而对于有些海外技术、资金投资方而言,“看大佬脸色行事”已经成为其决策中的重要一环,就算有意与伊朗靠拢,时松时紧的国际关系、变幻莫测的制裁方案也将对海外投资方和海外船企的未来发展造成极不稳定的影响。就算放手一搏,以“赌”的心态进入伊朗开展合作,伊朗船舶工业的“成长之路”仍是道阻且长。

千航国际
国际空运
国际海运
国际快递
跨境铁路
多式联运
起始地 目的地 45+ 100+ 300+ 详情
深圳空运 迪拜 30 25 20 详情
广州海运 南非 26 22 16 详情
上海海运 巴西 37 28 23 详情
宁波海运 欧洲 37 27 23 详情
香港快递 南亚 30 27 25 详情

在线咨询-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