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运港:
目的港:

深圳出口国际快递-淡水河谷为攻破中国巨轮禁靠令作最后部署

 海运新闻     |      2020-02-15 04:15

  巴西矿业巨头 - 淡水河谷(Vale)在距离中国不到480公里处,为其铁矿砂货物抢驻一座全新的滩头堡;与此同时,它即将在马来西亚启用第二座浮台转运站,从而与先前设立的苏比克湾转运站遥相呼应

  为攻克中国对超大矿砂船(Valemax)发出的禁靠令,淡水河谷一直在做长期抗争,最近又有两项部署即将到位

深圳出口国际快递-淡水河谷为攻破中国巨轮禁靠令作最后部署


  首先,已正式对外公布的消息是设在马来西亚北部直落鲁比亚(Teluk Rubiah)的转运站将很快启用,届时将由新加坡万邦集团(IMC)负责运营。

  其次,淡水河谷有望在韩国建一个过驳站。如此一来,Valemax及船上货物与中国北部航道最深的散货船停泊港便只有咫尺之遥。

  上月,在现代制钢(Hyundai Steel)的帮助下,该巴西矿商及船东悄悄试水唐津港(Dangjin),为Valemax 船队今后定期停靠做准备。

  当时,40.2万吨位的Vale Korea轮(2013年造于STX)在淡水河谷位于苏比克湾的驳运站停靠后,驶向现代制钢设在唐津港(靠近韩国西海岸的仁川)的码头,并在那里卸下一票铁矿石货物。

  干散运咨询机构Alphabulk一直紧密追踪淡水河谷船队的动向。据该机构透露,该船于7月6日,装载39.4489万吨铁矿石从巴西马德拉港(Ponta da Madeira)出发,并在9月14至18日期间停靠唐津港。据估计,它很可能先到苏比克湾卸掉部分货物,以满足唐津港的吃水限制。

  但熟悉淡水河谷的知情人士却称,该船在韩国卸货时“几乎满载”。

  据《贸易风》获悉,本次试靠泊完成后,接下来淡水河谷的船队很可能将频繁停靠该港,甚至在巴西至现代制钢的码头间设立专门航线,不过最终怎么做还得看可行性与需求情况。

  一位消息人士透露,这次靠港是一项尝试,不过一旦证明可行,后续行动会立即跟上。

  “如果试下来没问题,那么以后就会经常使用这个港口,”他说道。

  唐津港转驳安排落实,意味着淡水河谷为应对与中国长期陷入僵持的局面,而制定的“B计划”−(即在日本、韩国、菲律宾以及马来西亚分别设立基地)正式部署完毕。此外,它在中东的苏哈尔也设有基地。

  近两年来,Vale Korea轮与其Valemax姐妹船一直被禁止进入中国港,其中的缘由既有官方所称的安全顾虑,也包括中国船东因商业及政治方面的考量予以公开反对。这当中,国有巨头中远呼声最大,他们认为Valemax对其海岬型船构成不公平竞争。

  另寻出路

  当初淡水河谷造这款船是为减少运输成本,从而与竞争对手澳大利亚抗衡,如今这一看似周密的计划却因中国的禁令而遭受挫败。为此,淡水河谷与其中国盟友频出妙招,决定在远东另设一套港口网络作为折衷方案。与此同时,相关禁令即将解除的说法也已纷传数月。

  迄今,中韩船厂承建的35艘Valemax已有28艘下水,但其中仅2艘在中国港口各停靠一次。

  据了解,淡水河谷与现代制钢的合作尚未落实到包运合同(COA),但相关安排预计不久就将达成。

  知情人士指出,该韩国港口若能成为淡水河谷的常规离岸基地,最不容忽视的一点就是它离中国的距离比任何其他转运港口都近。

  仁川与青岛隔黄海相望,之间仅330海里之遥。将来,该韩国港可用作铁矿石卸货仓,亦可作为Valemax到远东的第一站,在那里卸去部分货物后即可进入青岛或连云港。

  上述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较大,只要中国海事管理局能略微放松管制,允许非满载Valemax进港即可,而且之前已有过先例。4月,40.2万吨位的Vale Malaysia轮(造于2012年)到苏比克湾卸掉部分货物后,就曾停靠连云港,并卸下22.4848万吨的铁矿石。

  不过Alphabulk对此表示怀疑,认为淡水不太可能使用唐津港作为去中国的过驳站。

  该公司的一位专家认为,该港口无法容纳一艘满载的Valemax,不然的话,巨轮停靠现代制钢码头前就不用先在苏比克湾卸货。

  也就是说,如果到苏比克湾过驳,仅仅是为了到韩国再次过驳,确实意义不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千航国际
国际空运
国际海运
国际快递
跨境铁路
多式联运
起始地 目的地 45+ 100+ 300+ 详情
深圳空运 迪拜 30 25 20 详情
广州海运 南非 26 22 16 详情
上海海运 巴西 37 28 23 详情
宁波海运 欧洲 37 27 23 详情
香港快递 南亚 30 27 25 详情

在线咨询-给我们留言